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☞☞☞点击☞☞☞  资源网

2020年8月,得知不少老乡到非洲马里淘金,上林县明亮镇溯浪村人韦延峰与妻子来到当地,开了一家酿酒作坊,专门给他们供应米酒、粽子、酸菜等系列产品,生意日益见好。该作坊请了三名马里人,每人每月给他们700元工钱。图为韦延峰请的当地人在做工。本书的许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2020年8月,得知不少老乡到非洲马里淘金,上林县明亮镇溯浪村人韦延峰与妻子来到当地,开了一家酿酒作坊,专门给他们供应米酒、粽子、酸菜等系列产品,生意日益见好。该作坊请了三名马里人,每人每月给他们700元工钱。图为韦延峰请的当地人在做工。本书的许多故事情节、音频、视频及图片等尚属首次公布,严禁盗用或剽窃,违者必究。图|韦延峰

6.

姜姐真名叫姜丽,是江苏省无锡人,在马里生活三四年了,熟谙法语。

几年了,她从未回过国。据说,她在国内出了一点事情,一回国,就有麻烦。

在华人圈中,大名鼎鼎的姜姐,人脉广、能力强、嘴巴甜,找她办事,她都热心相助,予以解决。

对于姜姐的大名,麻老二早有耳闻。与别人的看法不同,他认为姜姐的活动能力,跟他在加纳认识的黄艾莎一样,都有轨迹可循。她们经常跟当地人沟通,真诚相对。人心相通,当地人对她们也坦诚相待。

但是,不是所有的黑人都是这样,有些人还是觉得中国人都是有钱人,可以敲竹杠。

中国人有花钱消灾的心理习惯,遇到这种情况,多数吞声忍气,所以非洲官员就这样被人用钱“养”出来,谁给了他钱,他就给谁办事,他都会竖起大拇指说谁OK。

有钱可以使鬼推磨,他相信姜姐深谙此道,“投黑人所好”。

他自认有一定活动能力,善于跟人打交道,在加纳淘金的时候,他一心要做个“帮办人”,为同乡们跑腿,以收中介费为生,只因外语水平都不如国内一个小学生,他又放弃了。

令他放弃的还有,即使他有钱开路了,因为也没有关系,或找不到能办事的官员,中介业务一样无法开展。

“抱着猪头找不到庙”,没有认识靠谱的官员,你找谁去办事?

他最佩服姜姐的转型胆量。

姜姐刚到马里时,也是跟人合伙投资金矿的。有了收益后,她竟转行开了一家门店,经营汽车轮胎,兼做机票、签证等营生。

一个女人都能毅然决然转行,他们一个大男人为何踌躇未决呢?投资小金矿多年,他们获益了吗?

1980年起,他们就在老家挖金,10年后,梦儿随风而散;1991年,他们又北上,以为乾坤扭转,大有奔头。15年后,“大风泱泱天外扬”,壮怀依旧如烟;2006年,他们一头扎进加纳,谁又料7年后,风云再起,仍然徒留“念别惆怅复会难”的喟叹。

从南至北,又从东至西,再从国内开赴非洲,这30多年的采金生涯,百折千回,又有多少人梳理与总结期间的历史印痕与成败要素?都挖了30多年的沙金矿了,至今大家都挖到了什么?

他乡生白发,青山伴愁颜。当无情的岁月活生生把一个追风少年,摧成一个步履沉重的中年大叔,麻老二感喟自己与国内的同龄人的距离愈来愈远,他们家庭事业双丰收,鲜衣锦食,而自己仍站在寒禽惊飞、衰草连天的荒地,一眼望不到河的对岸,何其令人怅然。

他见有些老乡在马里已经转型了,其中开宾馆的、卖青菜的、包粽子的、掏耳朵的、做招牌的……每一行都做得让人心动。

曾先后在加纳、塞拉利昂开采钽铌矿的韦东明,是上林县大丰镇人。他在转到马里发展时,也开起了一家“上林豆腐坊”,兼营配送青菜。

这小小的一块块豆腐,是一门容易被人忽略的“大产业”。

韦东明请了三个老乡,用精选的黄豆加工成豆腐,批发给各家中国人开的餐馆或金矿工地,并给客人配送青菜,生意日益见好。

在当地的“华人街”,有许多店铺售卖家乡的特色菜谱,柠檬鸭、上林鱼生、水煮粉肠、酿豆腐、“炸鱼”、老友粉、猪脚煲和猪脚粉、狗肉、烤马肉、糍粑五色糯米饭、腌酸菜、粽子等,挑起老乡的食欲。有的店铺有时候会出现门庭若市的景象。

他喜欢吃粽子,每次见阿峰煮的一大锅粽子,他口水直流。

阿峰是上林县明亮镇溯浪村人,真名叫韦延峰,来马里是瞅准老乡喜欢喝土茅台、吃粽子和腌酸菜的胃口的。

2012年9月,阿峰到加纳一个金矿工地给上林老板打工。次年动乱,风急雨骤,月暗星稀,同胞们怨气而回。几番冥想后,他选择渺茫地留了下来。

两年后,即2015年4月,他回国了。不久,他又出去,继续给老板打工。

2016年8月,他妻子黄爱兰也来到加纳,准备与他做些“冷门生意”——酿酒、卖酒,聊以谋生。

仍未来得及筹备酿酒作坊,2017年1月的“禁采令”就开始了。这年5月,他们夫妻撤回国内。

经历两次当地政策变动,他觉得再这样做淘金工,百害无一利,在矿区工作的风险特别高,不如回家做些小本生意,安安稳稳过日子。

未去加纳前,他两夫妻就是以酿酒为生的,做了十几二十年,手艺娴熟,口碑颇佳。

一切从头开始。

阿峰夫妻安心酿酒了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得知到马里淘金的上林人多了,他喜上眉梢,连夜跟妻子合计,到非洲去酿酒,做独门生意

妻子大为赞同:“女儿21岁了,大学快毕业了;15岁的小儿子又上初中一年级了,他们都可以自理了,我们该出去看一看了。国内的市场这样饱和,竞争这么大,换个环境,或许商机无限。”

在加纳打工的时候,她就见有的老乡开诊所,或做与淘金无关的行当,如卖青菜、包粽子等,都能活得很滋润,他们去马里,有何不可?

2020年8月,阿峰夫妻踌躇满志地来到马里的淘金重镇肯涅巴,开了一间“夫妻店”,用从国内运过来的“上林米”、以及进口的印度大米酿酒,用酒糟泡酸菜,兼顾包粽子,供应给同乡们。

他们酿制的“上林小酿米酒”(又称土茅台),酒体清冽,醇厚馥郁,28度的卖20元一斤,45度的卖35元;泡成的酸菜,脆口酸甜,卖20元一斤;粽子馅料厚道,回味绵长,一条大粽子(七八两重)卖30元。酿酒作坊的系列产品,货真价实,大受同乡欢迎。甚至,外省同胞也慕名而来。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最挣钱的家庭小作坊项目(最赚钱的小型家庭作坊)

2020年8月,得知不少老乡到非洲马里淘金,上林县明亮镇溯浪村人韦延峰与妻子来到当地,开了一家酿酒作坊,专门给他们供应米酒、粽子、酸菜等系列产品,生意日益见好。本图集中的图二,韦延峰与当地人在发酵原料,用于酿造米酒;图三,韦延峰在查看当地人煮的粽子。本书的许多故事情节、音频、视频及图片等尚属首次公布,严禁盗用或剽窃,违者必究。图|韦延峰

阿峰夫妻做的粽子,一天可以卖60个,酸菜能卖几十斤,米酒也能卖出去七八十斤。这些产品经常断货,有时候,同乡得提前预订。最高的一天,他们卖出去的米酒就有三四百斤。

有些开了二三条黄金生产线的老板,请了大量的工人,老板到市区采购物资时,经常是三四百斤的米酒、十几二十个的粽子、几十斤的酸菜这样买走。

因为供不应求,阿峰请了三个马里人,没有包吃、包住,每月各给他们700元的工钱。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并不长,只干几个小时。工时不长,收入还行,让他们乐坏了,当地公务员的月薪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

小产业大门路高回报,让阿峰夫妻喜形于色,每天都过得很惬意。生意最好的时候,他们一天的营业额达三四千元

现在,阿峰还顺手经营“上林信息中心”,老板找工人或工人找工作时,都跟他打听,并给他留下联系电话。只要他成功介绍一个工人,老板都会给他500元介绍费。

“阿峰做的是大杂烩,我为何不挑其中的一样来把它做精、做细、做专、做大、做强呢?比如开个柠檬鸭店,专营美味可口的柠檬鸭,就如南宁高峰柠檬鸭连锁店,单一的产业做成了大产业。还可以开个鱼生店、狗肉店、粉肠店或马肉粉店……这方面在南宁早就有成功的案例,七叔粉肠煲店开了二三家,每天食客如云,排队消费。狗肉店、鱼生店等之类的饭店,也是这般人声鼎沸的场面。非洲最不缺乏的就是质量上乘的食材,绿色环保,都是一等一的土货。出来闯世界的老乡们,最渴望吃到带有家乡风味的菜系了。其他省市的同胞也被广西的特色菜肴吸引了,大朵快颐,不亦乐乎。”

麻老二左思右想,上冥下思,还是觉得包粽子适合自己。因为包粽子成本低、销路广、受欢迎、回款快,没有风险。顾客把粽子剥开后,独自品尝,就可以解决一个饭餐了。多数老乡忙于生意,没时间应酬或做饭,而且吃了粽子后特别耐饿,因为糯米有粘性,不易消化,所以他们宁愿选择买个粽子打发自己的肚子。

他观察了,阿峰每天煮一大锅几十个粽子,不到一天时间,就销售一空。一个月下来,阿峰光靠卖粽子这一项就解决了房租,还从中赚了钱。

他从小就看着母亲包粽子、煮粽子、煎粽子,心想:“如果开个‘粽子专卖店’,配以售卖茶叶蛋、米糕、凉皮等,积少成多,慢慢发展起来,一样风光无限。”

他把这个想法跟两个堂弟说了后,他们不约而同地瞪着他,怪声怪气说:“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马蜂蜇伤了,都来投资小金矿了,咋还东想西想着别的门路?你只知道人家光着膀子吃肉,却不知道人家受了多少苦,流了多少泪。又想挣大钱又不想承担天大的风险,这世间真有这等好事?在马里这地方,老乡们多数是挖金的,有人发大财了,你难道还蒙在被子里睡大觉,不知道这事?天天数着那些小票,数到手指头都起茧了,要数到何年何月才能翻身哩。”

经他们这样一说,他打消了这个杂念。

然而,每次见到姜姐,他都赞叹她的勇气。她见过金子如何从地里挖出来,又是如何在手心上散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,居然都能狠下心转到某个行业去谋生。她的这种定力,无人可比。

当然,他非常反感她在朋友圈分享一些文章。这些文章,是反华势力的写手操弄的,都是抹黑中国的。她在分享时,还写下怪异的评论,对中国某些阶段存在的小问题吹毛求疵。

他纳闷了,中国不是生她养她的地方?祖国不是她的母亲?难道她出生于美国,是个美国公民?他看过她的护照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签发的。

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在快速发展经济的过程中,存在的一些问题是不可回避的,但也不能因为它暂时存在,就全面否定它的制度的优势性。而且,这些存在的问题只是局部的,或只是个案,是可以解决的,中国还不至于如此不堪。

她如此“看好”西方国家的民主,难道她在国内遭遇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?

(节选自长篇纪实作品《上林淘金客传奇》一书某个章节)

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☞☞☞点击☞☞☞  资源网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g8899.cn/153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