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素不相识,美女却非要跟着小伙(小伙苦追女生三年)

宝宝免费起名关注微信公众号------《梓音》

安邦出手这还算是压着打呢,没有尽全力。地上唐城的手下挣扎着刚想站起来,安邦手插在口袋里,抬腿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脑门上:“老实躺着别动,动一动我踢断你脖子”唐城倒在地上,半仰着脑袋看着面前出手就放倒了他们的这个男人,漆黑的夜空下,他心底忽然颤了颤,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杀气,但就是感觉身前的人让人有点心惊肉跳的惧怕感。鄢然忽然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安邦的腿嚎哭道:“大哥,救救我儿子,你救救他,

两人素不相识,美女却非要跟着小伙(小伙苦追女生三年)

安邦出手这还算是压着打呢,没有尽全力。

地上唐城的手下挣扎着刚想站起来,安邦手插在口袋里,抬腿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脑门上:“老实躺着别动,动一动我踢断你脖子”

唐城倒在地上,半仰着脑袋看着面前出手就放倒了他们的这个男人,漆黑的夜空下,他心底忽然颤了颤,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杀气,但就是感觉身前的人让人有点心惊肉跳的惧怕感。

鄢然忽然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安邦的腿嚎哭道:“大哥,救救我儿子,你救救他,我求求你了”

“怎么回事?”安邦问道。

鄢然急促的说道:“我刚到广城就被骗了,是一个老乡把我带到了这来······”

安邦听完后皱了皱眉,一脚踩在唐诚的手上拧了拧问道:“孩子呢?”

“在,在我家里关着呢,人,人没事,哥们你轻点,轻点,手要断了”唐诚疼的呲牙咧嘴的说道。

“带我过去”

唐诚领着安邦和鄢然返回家里,在楼下的一间房里找到了被关着的儿子,鄢然见儿子没事顿时就扑过去,搂着孩子哭道:“儿子,你可吓死妈妈了,你没事吧?”

孩子睁着大眼睛摇了摇头,看着门口站着一个仿佛标枪一般挺拔的身影,小声问道:“妈妈,是这个叔叔救了我们么?我们好像见过他,在老家的时候,是不是?”

鄢然抹了把眼泪嗯了恩,朝着安邦连连点头说道:“大哥,谢谢你了,太谢谢你了”

鄢然这一天过的简直就是从天堂到地狱再到天堂,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跟坐了过山车似的,现在总算是落地了。

“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,从郑市跑到广城,你这胆子也是够大的了”安邦无语的说了两句,然后转头伸手一把拽住唐城的脖子将他给拉到身前,说道:“会不会报复我?”

唐诚忙不迭的晃着脑袋,这是个没什么能耐但脑子却并不蠢的人,安邦让他怕了。

“那她们呢?”安邦指着母女说道。

“不敢,兄弟我错了,再也不敢难为她们了”唐诚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子,干点男盗女娼的勾当,碰到软柿子他还能捏一下,但碰到硬茬子直接就趴趴了。

安邦松开他的脖子,拍了拍他的脸蛋说道:“记住,人活一辈子就是再穷也得有骨气和尊严,你对女人和孩子下手,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吧,记住了别有下次,不然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”

安邦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,鄢然连忙拉着孩子跟了出来,当她看见站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马大姐时,眼中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恨意,这个老乡瞬间就破灭了她不久之前勾画出的一幅美好蓝图。

出来之后,安邦返回张峰的家,走了几乎他回头,无奈的发现鄢然拉着孩子楚楚可怜的跟在他屁股后面。

见安邦停下来,鄢然很不自在的摆弄着衣角低着脑袋,孩子抬着脑袋眨着大眼睛看着他。

安邦无语的叹了口气,头疼的问道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啊?”

“我,我没有地方去了”

安邦走上前,低下头轻声说道:“郑市的事你还没忘吧?你跟着就不怕?我干过的也许比他们可要恶劣得多,他们不是什么好人,我不见得比他们差到哪去,明白么?”

鄢然牵着孩子忽然开口说道:“叔叔,你不是坏人”

安邦诧异的摸着鼻子问道:“怎么说呢?”

“妈妈说,你的眼睛里很干净······”

安邦愣了,顿了半天才摊开两手说道:“抛开这个不说,我自己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呢,也是来投奔别人的,你跟着我算怎么回事啊?我都身不由己呢,哪来的心思管你们啊,赶紧找个地方呆着,明天一早买票回家吧哈”

鄢然倔强的抬起头,看着安邦的眼睛咬着嘴唇说道:“我出来了就没打算回去,家里已经穷的都揭不开锅了,我带着孩子回家早晚有一天会饿死,死在家里和死在外面有什么区别?既然外面有机会我为什么不拼一拼?”

“或者,你可以找个男人嫁了”安邦憋了半天,想出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。

“自从那个男人扔下我们母女走了之后,我就再也不相信男人了”

安邦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:“我不是男人么?”

“可是你的眼睛里很干净”鄢然笃定的说道,然后祈求着:“大哥,你就让我跟着你吧,哪怕几天也行,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没地方去了,等我找到工作安顿好了,我就带着孩子走,绝对不再麻烦你了,我只需要能养活自己就行了,我可以给你洗衣服做饭·····”

安邦觉得这女人很不容易,不是个为生活而轻易低头任命的女人,一个女人带着个十来岁的孩子,多数人可能都会选择嫁出去,或者留在家里艰难的生活。

但她却不是,没为命运而低头,想的是挣扎着活下去,让自己让孩子能活的更好,从这一点上来看两个人很像,骨子里都倔强的很。

“那就暂时先跟着吧,说好了,就几天哈,找到工作和住的地方你就马上离开我,我他妈的都自身难保呢,还照顾你们孤儿寡母的,这得是有多闲啊”安邦无奈的点了点头,然后又提醒了一句:“还有,别叫大哥,我年轻着呢······”

安邦带着鄢然和孩子回到了张峰的家里,三个人蹲坐在围墙外,等待着黎明的到来。

黎明来了,战友就能回来了。

宝宝免费起名关注微信公众号------《梓音》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g8899.cn/157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