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小小传奇(微电影剧本)

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☞☞☞点击☞☞☞  资源网

#心动的瞬间#时间:中国南北朝南齐时期地点:浙江钱塘人物:苏小小:钱塘著名的歌姬贾姨娘:苏小小的乳母阮郁:丞相之子,苏小小的初恋情人钱万才:江南巨富鲍仁:书生,后考取进士,担任滑州刺史第一幕(幕启。整洁的闺房里,苏小小在低头读书,她的乳母贾姨娘收拾好散乱在床上的

#心动的瞬间#

  

  时间:中国南北朝南齐时期

  地点:浙江钱塘

  人物:苏小小钱塘著名的歌姬

  贾姨娘:苏小小的乳母

  阮郁:丞相之子,苏小小的初恋情人

  钱万才:江南巨富

  鲍仁:书生,后考取进士,担任滑州刺史

  

 

  第一幕

  

  (幕启。整洁的闺房里,苏小小在低头读书,她的乳母贾姨娘收拾好散乱在床上的衣服,又把小小刚才弹过的琴放好。)

  贾姨娘:(自言自语)小小也真够可怜的,她今年才十五岁啊,狠心的父母竟然相继弃她而去。(乳娘说着,伤感地擦了一下眼泪。)幸好她的家产还算殷实,我无奈之际,只好变卖了家产,带着她移居在西冷桥畔,靠积蓄生活。小小现在还年轻,不知生活的艰辛,每日或是读书弹琴,或是沉醉于美丽的山水之中。可是,俗话说,家有万贯,不如日进分文,长此以往,积蓄总有用完的一天,将来的生活怎么办啊。

  苏小小:姨娘,不要为我担心,车到山前必有路,总会有办法的。

  贾姨娘: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,你哪里知道生活的艰辛。

  (突然,外面一阵悠扬的笙箫声传来。贾姨娘侧耳听了一会,看了看专心读书的小小,想了一会儿,心中有了主意。)

  贾姨娘:如果小小能找到一个好人家,将来的生活就不用愁了。这钱塘风光天下传颂,每天都有富家公子、权贵子弟游玩于此,我们家小小如此玲珑秀美,气韵非凡,找一个如意的郎君还不是易如反掌?只是,她每天在家里读书,总不是办法啊。

  苏小小:姨娘,你嘀咕什么呢?

  贾姨娘:小小啊,钱塘美景天下闻名,无数豪门公子,科甲乡绅在此游玩,我劝你尽早物色一位才貌双全的如意郎君,寻个富贵人家,终身也就有了依靠。

  苏小小:人与人相知,贵乎知心,岂在财貌!更何况,我来到此地居住,爱的是自然风光,西湖山水。如果身入金屋,岂不从此坐井观天!我宁愿以歌姬谋生,身自由,心干净,也不愿闷死在侯门中。

  贾姨娘:(听了苏小小的话,她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。)现在正值阳春三月,风光秀丽,我们到外面走一走,欣赏一下西湖岸边的风光如何?

  苏小小:好吧。

  (苏小小合上书本,起身与贾姨娘一起走出闺房。)

  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

  第二幕

  

  (幕启。西湖岸边。春光明媚,微风吹拂下,西湖的水荡漾着微波,像抖动的绸缎。湖边,婀娜多姿的柳枝,缀满了鹅黄色的叶芽。树下,不知名的野花,尽情地绽放,好像在与花枝招展的游人争宠。贾姨娘陪着苏小小在柳荫下漫步,小小手拿几朵鲜花,在花丛中与翩翩起舞的蝴蝶嬉戏。)

  贾姨娘:小心点,你的裙边都被灌木刮破了。

  苏小小:没有事的。姨娘,你看,这里的湖光山色多美啊,远处青山脉脉,如梦如幻,近处繁花千树,盛开如雪、如锦。(突然,一对蝴蝶从花丛中飞来。)这一对蝴蝶真漂亮。(小小追逐着蝴蝶,不经意时来到了大路上。此时,一位骑着青骢骏马的少年翩翩而来,后面跟着一位英俊的童仆。)

  童仆:让开,快让开,你不要命了!(苏小小一惊,急忙躲闪在路边。)

  阮郁:(骑在马上的少年)小童,不要无礼!(他转身看了看苏小小,正与苏小小羞涩又惊惧的目光相遇,在目光交汇的一刹那,两人都呆住了。苏小小歉然一笑,转身就要离去。)

  贾姨娘:(匆匆走上前去,屈身施礼)对不起了,这位少年是……

  童仆:(露出趾高气昂的神色)他就是当今丞相的公子阮郁阮公子。

  贾姨娘:原来是阮公子啊,小姐,快向公子赔礼。

  阮郁:(翻身下马)不必了,在这春光明媚的西湖岸边,能与美丽的小姐相遇,真是三生有幸啊。敢问小姐的芳名?

  贾姨娘:我们小姐叫苏小小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……

  苏小小:姨娘!(小小害羞地看了一眼阮郁,欲阻止姨娘再说下去。)

  贾姨娘:(小声自语)你看这两位,你有情,我有意,真是天赐良机,不可错过。(姨娘不顾苏小小的阻拦,继续对阮郁说)我们就住在附近的西泠桥畔,我家小姐平时在闺房不是吟诗作画,就是抚琴轻唱,很少外出。今天老身看天气晴好,才怂恿小姐来到湖边欣赏风景,想不到与公子巧遇,真是天赐良缘啊。

  阮郁:哈哈,我认识小姐很高兴,不知可否登门拜访?

  贾姨娘:好!好!恭候阮公子来到我家与小姐赋诗作对,抚琴畅饮。

  苏小小:(羞涩地用花遮住脸)姨娘,你少说两句罢,让人听了不好意思呢。(苏小小俊美的脸庞更红润了,真是赛过盛开的鲜花。)

  阮郁:(深情地看了一眼苏小小)明天一定登门拜访,小生告辞!(阮郁提了一下缰绳,与童仆飞奔而去。)

  (苏小小久久地注视着阮郁远去的背影,忘记了身旁飞舞的蝴蝶。)

  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第三幕

  

  (幕启。西泠桥畔的小楼内。晨光曦微,苏小小在镜前梳妆打扮。她时而梳理着长长的秀发,时而望着镜中的容颜发呆。)

  贾姨娘:小小啊,等会儿阮公子来到,我们一定要盛情款待人家。

  苏小小:人家是相国的公子,我们是平民百姓,他会来吗?就是来了,我与他又有什么话说呢。

  贾姨娘:你不用骗我了,昨天我看到阮公子对你很有好感。从西湖岸边回来后,你也是魂不守舍的,大概对阮公子也动情了吧?

  苏小小:姨娘!(苏小小娇嗔地看了姨娘一眼,低头伏在了梳妆台上。突然,外面一声马叫,随着一阵敲门声,童仆的声音传来。)

  童仆:有人吗?阮公子专程拜访,快开门。

  贾姨娘:(兴奋地看看苏小小)你快些准备,迎接阮公子。(然后又慌忙向门口走去。)来了!来了!今天一早就有喜鹊在门口叫个不停,原来真有贵客上门啊。

  阮郁:老人家身体可好?

  贾姨娘:托公子的福,好!好!昨天见到公子后,我们家苏小小一直在念叨你呢!说你长相英俊,气质非凡。你们一见如故,说不定是前世相约,今生姻缘。我看你们俩真是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啊。

  苏小小(从闺房飘然走出,含笑向公子施礼。)公子光临寒舍,不胜荣幸,请坐。姨娘,快快倒茶来。

  阮郁:能够结识小姐,我很高兴,不必拘礼。

  贾姨娘:(手提一壶香茶,倒上,放于茶几上。)我们小姐每天在房内读书吟诗,很少外出。昨天偶尔在湖边漫步,竟巧遇公子,想来都是老天安排的。

  阮郁:哦!小姐在读什么书?每天埋头用功,莫非想当个女状元不成?

  苏小小:公子取笑了,我每天以书为伴,不过是排遣内心的苦闷,岂敢求什么功名。我平日阅读的不过是《诗经》之类的闲书而已。

  阮郁: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……”(阮郁随口吟唱出他最喜欢的诗句。)《诗经》写的真是太美了,我不喜欢读正史,对《诗经》却是爱不释手呢。

  苏小小: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。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……”《诗经》里人物内心世界的表白,真是感人肺腑。

  贾姨娘:(看到两人吟诗作对,情意绵绵,兴奋地对阮郁说。)我家小姐不仅书读的多,琴还弹的特别好呢。现在春意暖人,花红柳绿,你们才子佳人相聚于此,我拿琴来让小姐弹奏一曲,以助雅兴如何?

  阮郁:好啊,如果小姐弹奏一曲,我一定洗耳恭听。

  (苏小小接过贾姨娘手中的琴,低头沉吟片刻,玉指在琴弦上轻抚,悠扬的琴声伴着浓郁的茶香一起飘荡。)

  阮郁:人生苦短,知音难觅,高山流水,情深意长啊。

  贾姨娘:(看到苏小小与阮郁两情依依,便有心撮合他们。)西湖美景天下闻名,来此游玩的才子佳人很多,我家苏小小一个也没有看上。今天见了阮公子,小小终于找到了意中人,望阮公子不要辜负小小的一番美意。

  苏小小:姨娘说哪里话!我和阮公子只是谈论诗赋,共赏佳曲而已。(小小粉脸飞红,艳如桃花,她用爱慕的眼神望了望阮郁。)

  阮郁:(紧握苏小小的手,指着门外苍绿的青松发誓。)青松为证,阮郁愿与小小同生共死。

  苏小小:(清眸深情地凝望意中人,轻声吟唱。)妾乘油壁车,郎骑青骢马。何处结同心?西泠松柏下。

  贾姨娘:好!请青松为媒,老身做主,过几天为你们操办婚事,定了终身。

  (阮郁与苏小小手紧执,目凝望,爱慕之意、眷恋之情溢于言表。)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第四幕

  

  (幕启。丞相府。阮父听了家仆的回报,气愤地在丞相府上来回走动。)

  阮父:真是岂有此理,不孝之子,气死我了!竟然与一名歌姬私定终身,一连几天不回家。我堂堂的当朝丞相,怎能接纳一位平民女子为儿媳?

  家仆:听说那女子品貌双全,能歌善舞,所以公子非常喜欢她……

  阮父:胡说!(阮父打断家仆的话)无论如何,她总是一名歌姬!我决不让她踏进阮府半步!(阮父低头思索了一下,转身命令家仆。)你快快去西泠桥畔把阮郁叫来,就说他母亲病重了。

  家仆:是!老爷。

  (家仆匆匆离去。阮郁听说母亲病了,立即离开苏小小,回到家里。)

  阮父:不孝之子,为了一名青楼女子,家也不要了,父母也不要了,前程也不要了。

  阮郁:父亲!她不是青楼女子,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而且品貌在我们相府也是少有的。

  阮父:你还狡辩!无论如何我都不允许你把她娶回家来。快把他关进书房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能放开他!

  (阮郁被关进书房,他望着窗外,想着苏小小,焦急万分。阮母上。)

  阮郁:母亲身体欠安?

  阮母:我很好,是你父亲骗你的。孩子,你父亲是丞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怎能允许你娶一位歌姬为妻?快死了这条心吧。

  阮郁:母亲,苏小小品貌双全,实是世上少有。再说,我们俩心心相印,情投意合,我与她在一起才感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和快乐。

  阮母:那也不行,世上美貌的女子多的是。过几天我为你另选一位名门闺秀,保证让你满意。

  阮郁:除了苏小小,我谁也不娶!

  阮母:不要固执已见。你娶了门当户对的女子为妻后,再把苏小小娶来作为侍妾,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?你这样做,我想苏小小也不会怪你失信薄情吧?

  (在父亲的威逼和母亲的诱劝下,阮郁终于低下头来,听任父母的摆布。西泠桥畔,苏小小朝思暮想,每天盼着阮郁回来。春去秋来,竟杳无音信。)

  苏小小:花开花落,青松依旧,不知薄情郎为什么一去不复返?我一定会等下去,等到心上人翩翩归来。

  贾姨娘:小小,刚才有位陌生人送来一封信,不知是不是阮公子写来的?

  苏小小:快拿来我看!(苏小小匆匆拆开信,读了几行,不由得花容失色,信纸从手中滑落。)

  贾姨娘:怎么啦,小小?(姨娘捡起信纸,看了起来)“……自从分别后,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你,只是迫于父母的压力,我不能外出。近日听从父命,我娶了一名将军的女儿为妻。不过我发誓,我心里只有你,我将迎娶你为妾,以续美好前缘……”(姨娘怔了一会,对小小说。)只要能进丞相府,与阮公子在一起,我看做妾也胜于在外飘零。

  苏小小:不,我决不会进豪门做妾的!我宁愿自由自在,卖唱为生,也不愿在别人面前低三下四!

  (苏小小脸色苍白,双手微颤,把阮郁的信撕得粉碎。)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

  第五幕

  

  (幕启。烟霞岩畔,游人如织,景色怡人。只见桃柳争妍,桑麻遍野。真是金粉楼台繁华地,竹篱茅舍自然村。)

  贾姨娘:老身带着小小尽管节衣缩食,有限的积蓄很快用尽。从不向生活低头的小小毅然操琴谋生,我们的生活才有了保障。凭着小小出色的才艺,她终于成为钱塘一带有名的歌姬。不过小小冷峻孤傲,卖艺不卖身,许多纨绔子弟不得不敬而远之。闲暇之余,我们就游山玩水,不改对山水美景的痴恋。

  苏小小:今天与姨娘一起来到烟霞岩畔,放眼望去,绿水荡漾,红叶满山,真是少见的美景啊。

  (山岩边,有石匠在辛苦劳作。突然有家丁殴打一位衣着破烂的石匠,听到石匠的惨叫,苏小小于心不忍,向前阻止。)

  苏小小:你凭什么打人?

  家丁:我愿意,你是谁?少管闲事!

  (站在一旁的江南巨富钱万才听到后转身面对苏小小,露出阴险的奸笑。)

  钱万才:啊,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苏小小吗?幸会!我数次以千金聘娶你,都被你揶揄嘲笑,今天你终于求到我了。只要你愿意给我做妾,我就让家丁放开石匠,否则……

  苏小小:无耻之徒!(伸手给了钱万才一巴掌。)你这人面兽心的东西!

  钱万才:哎哟!(手捂着脸,暴跳如雷,挥鞭要打苏小小。突然,有位英俊书生跑上前来,夺下鞭子,挥拳把钱万才打倒在地。)

  鲍仁:欺负女性,天地不容!

  钱万才:(恼羞成怒地爬起来)家丁,给我上。

  鲍仁:来吧。(挥拳又把家丁打倒。此时众石匠围上来,保护着鲍仁,面对钱万才怒目而视。钱万才见状,心惧。)

  钱万才:等着,老子早晚要收拾你们。家丁,走!(望着钱万才狼狈而逃,鲍仁与众石匠大笑。)

  苏小小:谢谢壮士出手相救!

  鲍仁:不用客气。凭小姐一位弱女子都不畏强暴,我一个男子汉又怎能怕他们?路过不平,理应出手相助。

  贾姨娘:壮士,请到家里喝杯清茶,也算我和小小的一点心意。

  鲍仁:好。(鲍仁爽快地答应。来到家里,小小与鲍仁相谈甚欢。)

  苏小小:壮士家居何处?怎么独自一人在外漂泊?

  鲍仁:我本来靠朋友谋个差使,怎奈现在社会黑暗,我又禀性耿直,不愿看那些贪官污吏的眼色行事,一气之下,辞职不干了。现在我无事一身轻,游山玩水,寄情于书剑,倒也潇洒自在。

  苏小小:壮士文武双全,为何不去赴京赶考,求取功名,光宗耀祖?

  鲍仁:(露出为难的神色。)不瞒小姐,我家景贫寒,父母双亡,跟着叔父生活,无钱赴京啊。

  苏小小:我虽然不富裕,帮助壮士赴京赶考的钱还是有的,我愿意出资帮助,你一定不要拒绝。

  鲍仁:不!我怎能要小姐出资!

  贾姨娘:(看到两人话语投机,露出高兴的样子。)壮士不要推辞,你将来考取了功名,也不会忘记我们小姐一番美意的。

  鲍仁:既然如此,那就谢谢小姐了。等我考取功名,一定报答小姐的恩情。

  (鲍仁告辞苏小小,向京城赶去。苏小小望着鲍仁远去的背影,在青松前久久站立。)

  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

  第六幕

  

  (幕启。县衙内。县太爷坐在太师椅上,与钱万才交谈着。)

  钱万才:老爷,您一定要为小民作主啊,那苏小小不仅在青楼卖艺卖身,祸害年轻人,更可恨的是,她还勾结强盗,伤害无辜百姓。您看看,我的脸让她的强盗帮凶打的!我身上也到处都是伤啊,哎哟!(钱万才在县官前面装腔作势,并百般诋毁苏小小。)

  县太爷:真的有这种事?我怎么听说苏小小只是一个卖唱的歌姬?

  钱万才:老爷不相信?您可以问问见证人啊。小李,你过来向老爷证明一下。

  家丁:真的。老爷,小人不敢撒谎,这里还有强盗丢下的包裹为证。(钱万才的家丁随手把一大包银子递到县太爷的手上。县太爷打开看了一下,点点头立即号令众衙役。)

  县太爷:众衙役,立即到西泠桥畔,把那位无法无天的苏小小拘捕过来问罪!

  众衙役:是!

  (苏小小被带到县衙,看到钱万才坐在那里,怒目而视。)

  县太爷:苏小小,你迷惑青年,勾结强盗,伤害无辜百姓,可知罪否?

  苏小小:老爷,我只是一位卖艺的歌姬,根本不认识什么强盗!

  县太爷:大胆!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想抵赖不成?众衙役,上刑!

  众衙役:是!(他们拿来刑具,把苏小小折磨得死去活来。)

  钱万才:(看到苏小小的惨状,得意地狞笑)不给她点厉害看看,她更加目中无人!

  苏小小:小女子无罪!钱万才,你这无耻的小人!

  县太爷:你还嘴硬!衙役们,把苏小小打入大牢,让她反省几天,改日再审!

  (苏小小被捕后,贾姨娘心急如焚,她一方面用尽家中银两贿赂狱吏,不让苏小小受苦,一方面想尽办法找到阮郁,求他救救苏小小。)

  阮郁: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想不到苏小小竟被恶人陷害,被捕入狱!小小那单薄的身子,怎能经受住如狼似虎的衙役殴打!想来真让人心痛啊。今天来到县衙,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救出苏小小。毕竟我们之间有过山盟海誓,情深意长。救出苏小小后,我一定要娶她为妾,不再让她遭受无端的痛苦。

  贾姨娘:我家苏小小性情倔强,她不一定领你的情呢,你要好好地劝说,让她回心转意。

  阮郁:请姨娘放心,我一定尽力。

  (阮郁、贾姨娘来到监牢,狱吏看到丞相的公子来了,不敢怠慢,慌忙打开牢门,让阮郁与苏小小相见。)

  苏小小:(用鄙夷的目光看着阮郁。)你来干什么?

  阮郁:(看到瘦弱不堪的苏小小,禁不住流泪。)我来晚了,让你受苦了,你放心,我立即让人把你放出去。回到家后,你养好了身子,我就正式娶你为妾,让你享受荣华富贵!

  苏小小:(冷笑一阵)谢谢公子的一片好意!我是苦命的人,不想攀附权贵,我已有了意中人,决不会进阮府给你做妾的!

  阮郁:小小,你何必这样固执呢,自从我们分别后,我一天也没有忘记你。

  苏小小:这里是监牢,可没有青松为你作证!你还是赶快回去吧!

  (阮郁自知对不起苏小小,羞愧难当,转身离去,再也无颜面对苏小小了。不过,他还是利用父亲的威望,很快把苏小小营救出来。苏小小虽然回了家,但身心受到严重摧残,不断咯血,病情加重。)

  贾姨娘:(见到苏小小已近弥留之际,泪流满面。)小小啊,你一定要想开些,养好身子后,我带你去游山玩水,欣赏美景。

  苏小小:唉,交际似浮云,欢情如流水,人生就是一场梦啊。

  贾姨娘:不!鲍公子上京赶考很快就回来了,他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啊。

  苏小小:我的心迹再也没有人知道。我别无所求,只愿死后埋于西泠桥畔,不负我对这片山水的痴情。

  (苏小小说完,含恨逝去。贾姨娘抚在苏小小身上痛哭。)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第七幕

  

  (幕启。西泠桥畔。鲍仁白冠白马,从远方飞奔而来。)

  鲍仁:我在苏小姐的资助下,进京赶考,金榜题名,万岁命我为滑州刺史。上任之前,特来答谢苏小小的知遇之恩。啊,这里怎么如此清冷?还有出丧的白幡随风晃动,莫非……

  贾姨娘:(看到鲍仁翻身下马,哭泣着迎上前去。)鲍公子,你来晚了,小姐已含恨去世了!

  鲍仁:什么!(鲍仁痛苦万分,奔到苏小小的棺木前,抚棺痛哭。)苏姑娘,你为什么这样狠心离去,不等我来答谢知已啊。老天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容不下你这德才兼备、有情有义的奇女子啊。(鲍仁直哭得声息全无,在贾姨娘的劝说下,才慢慢回过神来。)

  贾姨娘:小小死得太惨了,她才十九岁,正是风华正茂的岁月啊。希望鲍公子能够惩治罪恶,让小小在九泉之下安息!

  鲍仁:苏姑娘是怎么死的?请您细细讲来。

  (听了贾姨娘的哭诉,鲍仁牙关紧咬。)

  鲍仁:等苏姑娘下葬后,我一定要严惩贪官恶霸!

  (苏小小出殡之日,鲍仁一身丧服,亲送灵柩。依照苏小小的遗言,他把苏小小葬于西泠桥畔,并为她筑墓修亭,亲自撰写碑文以记之。)

  鲍仁:苏姑娘,你安息吧,我一定要把恶人带到你的墓前,祭奠你的英灵。

  (鲍仁来到县衙,县令看到刺史光临,慌忙迎接,来到大堂上。)

  鲍仁: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位家财万贯的钱万千?

  县令:有!有!

  鲍仁:马上把他传来,我有话要问!

  县令:是!

  (在衙役带领下,钱万千被带到大堂上。)

  鲍仁:你就是钱万千?

  钱万千:是的,老爷。

  鲍仁:半年前发生在采石场附近的那件事,你还记得吗?

  钱万千:记得,记得。小人被一个强盗殴打,至今伤痛还没有痊愈呢。

  鲍仁:你把当时的情景向本官说来。

  (钱万千看到有县太爷在场,就信口乱说起来。)

  鲍仁:你说的是事实吗?

  钱万千:句句属实,不敢欺骗老爷!

  鲍仁:带证人上场!(贾姨娘、家丁及众石匠上。)你们把当时发生的事情经过详细说与本官听,谁若是信口开河,大刑伺候!

  (众人详细叙述了各自的口供,钱万千听后脸色大变。)

钱万千:他们是诬告小人,求县太爷作主。

鲍仁:他不会为你作主了。家丁,你把钱万千的所作所为从实招来,本官从轻发落。

家丁:是。(面对钱万千说。)主人,事到如今,别怪我了。(家丁讲述了贿赂县令之事,以及钱万千作恶多端,直接或间接害死几条人命的事和盘托出。)

钱万千:(怒不可遏。)你这吃里扒外的小人!

鲍仁:你还想狡辩?抬起头来,你还认识本官吗?

(钱万千仔细看着鲍仁,认出刺史大人正是当年打抱不平的英雄,吓得魂不附体,磕头如捣蒜。)

钱万千:求大人饶命,小人再也不敢了。

  鲍仁:左右,把恶霸钱万千拿下!你为富不仁,贿赂官吏,诬告贤良,草菅人命,罪当斩首!县令,你勾结恶霸,贪脏枉法,国法不容!现革去官职,发配边关。

  (秋风中,鲍仁再一次来到苏小小的墓前,久久伫立。钱塘江水潮起潮落,西泠桥畔花开花谢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多少豪门权贵都烟消云散,而苏小小的品貌才艺,孤傲性情,却在文人雅士之间长久传颂。

  后来,诗人李贺路过苏小小之墓,感慨万端,挥笔写下一首凄婉的诗歌:

  幽兰露,如啼眼,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。草如茵,松如盖,风为裳,水为佩。油壁车,夕相待。冷翠烛,劳光彩。西陵下,风吹雨。)

  

  ——幕落

  

  (剧终)

  

  

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☞☞☞点击☞☞☞  资源网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g8899.cn/7408.html